中国共产党简史

   一、从南昌作乱到井冈山反动根据地的创立

  1927年大反动失败后,国内政治局势急剧逆转,原来生机勃勃的中国南部一片凄风苦雨。蒋介石在南京建立政权后,经过一系列新军阀混战,建立起在全国规模内的统治。这个政权对外执行反苏、亲帝的政策,对内竭力维护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的利益,限制和压抑
民族资本主义的生长,严酷地镇压、屠杀共产党人和反动大众
。因此,同北洋军阀一样,它仍然是一个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独裁专制政权。

  在这样的政权统治下,中国共产党必须接续举办反帝反封建的民主反动,首先必须直接抵拒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然而,这时分的党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据不完全统计,从1927年3月到1928年上半年,被杀害的共产党员和反动大众
达31万多人,其中共产党员2.6万多人。在极为险恶的局势下,党内头脑异样凌乱,一些同道和不坚定分子离开党的步队,党员数量急剧减少到1万多人。与此同时,工农运动走向消沉,相称多的两头人士同共产党拉开了距离。事实表白:中国反动已进入低潮。

  然而,在严峻的死活考验眼前
,在反动前途仿佛已变得十分暗淡
的时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又接续战斗了。

  1927年7月中旬,中共地方暂时政治局常委会断然决定了三件大事:将党所把握和影响的军队向南昌集中,准备作乱;结构湘鄂赣粤四省的农夫,在秋收节令举办暴乱;召集地方会议,讨论和决定新时期的方针和政策。

  为彻底清算并纠正党在过去工作中的紧张过错,决定新的方针,中共地方于8月7日在汉口秘密召开紧急会议,即有名的八七会议。会议彻底清算大反动后期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过错,肯定
了土地反动和武装作乱的方针,并选出以瞿秋白为首的地方暂时政治局。这次会议给正处在头脑凌乱和结构散漫中的党指明前途,为拯救党和反动作出了巨大进献。这是由大反动失败到土地反动战争衰亡的一个历史转折点。

  按照中共地方的部署和八七会议肯定
的方针,中国共产党人在暗中中高举起反动的旗帜,以血与火的抗争回答国民党的屠杀政策。党派出许多干局部赴各地,规复和整理党的结构,结构武装作乱。

  8月1日,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及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人,率领党把握或影响下的北伐军二万多人在南昌举办作乱。10月初,作乱军在南下广东途中遭到失败。保存
上去的军队,一局部转移到广东海陆丰地域同当地农夫武装汇合;另一局部在朱德、陈毅率领下转入湘南。南昌作乱打响了武装抵拒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地辅导反动战争、创立人民军队和武装夺取政权的开始。

  八七会议后,毛泽东作为地方特派员到湖南改组省委并辅导湘赣鸿沟秋收作乱。作乱于9月9日策动。在进攻长沙受挫后,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当机立断,转变原定部署,决定到敌人控制比较薄弱的山区寻求立足地。随后举办有名的三湾改编,将党的支部建在连上,军队外部

暮气执行民主管理。10月7日,毛泽东率部到达江西宁冈县茅坪,开始了创立井冈山反动根据地的奋斗。

  12月11日,在广东省委书记张太雷和叶挺、叶剑英等辅导下策动了广州作乱。作乱军一度占领广州绝大局部郊区,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在优势敌人的进攻下,作乱失败,张太雷和许多同道壮烈牺牲。退出广州的作乱军一局部转移到海陆丰参加反动奋斗,一局部到广西左、右江一带同农夫作乱军汇合。广州作乱是对国民党屠杀政策的又一次英勇反击。

  除这几次规模较大的作乱外,党还前后辅导了海陆丰、琼崖、鄂豫边、赣东北、赣东北、湘南、湘鄂西、闽西、陕西等地域的武装作乱。到1928年初,党前后策动近百次武装作乱。这些作乱,有一局部很快地失败了。它们的失败证明:在中国的情形下,企图经由过程都会武装暴乱或攻占大都会来夺取反动胜利,是行不通的。而一些对峙上去的作乱军,大多活动在位于数省鸿沟、距离国民党统治的核心都会较远的偏疼农村地域,这就为开初赤军和反动根据地的生长,奠基了初步根蒂根基。

  只管这时分党策动了屡次武装作乱,但反动形势仍然

依据处于低潮。然而,中共地方没有认清形势。1927年11月召开的地方暂时政治局扩大会议,肯定
了以都会为核心的全国武装暴乱计划,使“左”倾盲动主义在全党取得支配地位。这次会议后,一些地域自觉暴乱带来的惨痛失败,使中共地方冷静上去重新考虑问题。1928年4月,地方暂时政治局发出通告,否认党内具有着“左”倾盲动主义过错。至此,这次“左”倾过错在全国规模的现实工作中根蒂根基停止。

  为什么反动处在低潮而党内却会涌现“左”倾盲动主义过错呢?这是因为中共地方和许多共产党人对中国政局的复杂性和中国反动的长期性缺少意识。对敌人文明屠杀的满腔愤恨和复仇渴望,像一团烈火熄灭在许多反动者的胸中,使他们容易产生一种近乎拼命的激动,并把一局部先进分子的意识程度误算作是宽大大众
的意识程度。这类情绪在那时是相称普遍的。

  在各地武装作乱蜂起的时分,中共地方仍然留在上海,党的工作重心照旧放在都会。现实上,从本国搬来的“都会核心论”是离开中国现实情形的。毛泽东、朱德辅导的井冈山根据地的奋斗,在如何意识中国反动生长的客观规律,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反动道路方面,作出了突出进献。

  井冈山地处湘赣鸿沟的罗霄山脉中段。毛泽东率领秋收作乱军队到达这里后,抓住统治阶级外部

暮气发生新的碎裂的时机,粉碎国民党军队的“进剿”,并全力举办党、军队和政权的建设,以宁冈为核心的湘赣边反动根据地有了初步根蒂根基。

  朱德、陈毅率局部南昌作乱保存
上去的军队和当地农夫举办湘南作乱后,向井冈山转移,于1928年4月下旬同毛泽东率领的军队会师,合编为工农反动军第四军(不多改称工农赤军第四军),毛泽东任党代表和军委书记,朱德任军长。在成立中共湘赣鸿沟特委和鸿沟苏维埃政府后,红四军接连击破国民党军队的三次“会剿”,井冈山根据地失掉生长和巩固。7月,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辅导一局部国民党军队在湖南平江举办作乱,组成赤军第五军,12月到达井冈山与红四军会集,进一步壮大了赤军的力量。

  根据地的武装奋斗同土地反动是分不开的。在井冈山根据地建立的初始阶段,主要任务是策动农夫打倒土豪劣绅,分田工作只在个别地域试行。随着根据地的逐步稳定,1928年5月至7月,在鸿沟各县掀起片面分田的热潮,年末颁布了井冈山《土地法》。

  在创立井冈山根据地的过程中,赤军中有人对于在四周白色政权的包抄之中,小块红色政权的具有和生长缺少自信心,提出“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1928年10月召开的湘赣鸿沟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经由过程毛泽东草拟的决策,回答了这个问题。决策指出,由于中国是帝国主义间接统治的经济落伍的半殖民地国家,地方性的农业经济(不是统一的资本主义经济)和帝国主义划分势力规模的分裂盘剥政策,造成了各派新旧军阀之间的矛盾以至连续不断的战争。红色政权可以利用这类前提对峙上去并失掉生长。只要有接续向前生长的反动形势,有很好的党并制定准确的政策,有很好的大众
,有相称力量的赤军,有便当于作战的地势和提供足够给养的经济力,红色政权就能够具有和生长。

  毛泽东、朱德等辅导的井冈山根据地的奋斗,代表着中国反动生长的准确方向。在反动处于低潮的时分,井冈山根据地的创立,以及在武装奋斗、土地反动和根据地建设等方面的成功理论,不但
为各地作乱军队执行“工农武装割据”树立了模范,并且在反动者的心中燃起新的希望。

1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ibdil.com